光明网评论员:董事长每天均报40万花销 谁受得了

原标题:光明网评论员:董事长每天均报40万花销 谁受得了    有媒体12月24日报道说,恒丰银行董事长蔡国华在任期间,平均每天报销的花销额竟达40万之巨。董事长如此,董事长之下的高官也紧跟效尤。由此,这家银行成了众多高管的提款机。这些高官吃喝玩乐贪败霍,洒脱得好不惬意。当然,这样的银行结果能怎样,不问可知。   公家的银行沦为私人提款机,这等耸闻源自于一封举报信。据报道,2016年5月,一封“恒丰银行高管私分公款”的举报信被曝光。恒丰银行前行长栾永泰和前董事长蔡国华的相互举报,导致俩人双双被查,由此暴露出了恒丰银行的巨额烂账:该行贷款约4500亿元,其中逾期贷款已近3000亿元;通过股东权益、存款准备金多渠道冲销后,最终形成逾1400亿元不良贷款,即使算上其中可处置回收贷款800亿元,最终也将形成近600亿元的黑洞。   恒丰银行地处烟台,是12家全国性股份制银行之一,于2003年完成整体改制,并由烟台住房储蓄银行更名为恒丰银行。改制后的这家银行,在长达10年时间内,只有董事长,没有行长。直到2013年底,蔡国华出任恒丰银行董事长后,才聘请了栾永泰为行长。2014年10月,卸任不到1年的前任董事长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,继而在2018年7月被诉至法院,庭审表明其涉案金额达7.5亿元。2016年9月,退休1年多的栾永泰实名举报董事长蔡国华“侵吞公款3800万元、违规运作员工股权激励机制,违规控制恒丰银行”,并承认参与私分公款获得2100万元。2017年11月,恒丰银行时任董事长蔡国华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。   在银行前后任高管这样的“前腐后继”下,银行能经营好,那才是见了鬼。一周前(12月18日),恒丰银行官网发布的《恒丰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非公开发行股份方案》等议案显示,为了给这些银行高管的胡作非为“擦屁股”,恒丰银行不得不非公开发行每股1元的1000亿股普通股股份。1元1股的价格,以该行在2016年每股净资产5.6元的价格相比较,相当于将恒丰银行的老股东的股权折合到了约两折。在1000亿股普通股股份中,中央汇金投资有限责任公司认购600亿股,山东省金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认购360亿股,40亿股由其他股东认购。而中央汇金认购的600亿股中,有300亿股为“名股实债”。有报道称,“本次重组实质上是山东省政府借300亿元,再自筹360亿元”。这也难怪报道直引了“业内人士”的话称“葱省人民太命苦了”!   此谓山东人民“太苦命了”,并非没有道理。据报道,上述所谓山东省“自筹”的360亿元救命资金,分别来自山东省财政(出资100亿元)、济南市财政(出资100亿元)、青岛市财政(出资100亿元)和烟台市财政(出资60亿元)。而财政的钱来自哪里?还不是来自从公众腰包掏出去的纳税款!也由此可见,这些银行高管的吃喝玩乐贪败霍,最终埋单者究竟是谁。问题在于,类似这样需要“救命”的银行,还不止恒丰银行一家,由公开报道看,锦州银行、包商银行都存在同样的问题。   恒丰银行董事长蔡国华平均每天报销花费40万元,也算是公开报道中的记录了吧。十几年前,中石化时任总经理陈同海每日挥霍4万多,月均100多万,年均1500万,理由竟是“我一年上交税款200亿,花这点算什么”。现在看来,在蔡国华面前,陈同海只是“小巫”一枚。一个把银行亏得一塌糊涂的国企高管,也仍是穷奢极欲,将掌管的国企当成私人提款机,让贪腐没了边沿。 (责任编辑:DF51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