延续

2019年11月18日,在多哥首都洛美,洛美大学中文系学生在孔子学院上中文课。  新华社记者 肖玖阳摄 2019年12月17日,在巴基斯坦伊斯兰堡,巴基斯坦民众在伊斯兰堡孔子学院举办的“开放日”活动上欣赏中国茶艺。  艾哈迈德·卡迈勒摄 新华社发 2019年10月15日,在日本东京,武藏野大学孔子学院中方院长刘勇(右一)教授汉语课。  新华社记者 杜潇逸摄 日前,第三届来华留学生征文大赛结果揭晓。图为颁奖典礼现场。 北京语言大学第16届世界文化节游园会上,留学生在展示本国文化。  郭海鹏摄 光明图片 荷兰丹华文化教育中心学生的书法作品。  丹华文化教育中心供图 西班牙马德里爱华中文学校二〇一九年末示范课。  爱华中文学校供图 西班牙巴塞罗那孔子文化学校中文教学课堂。  巴塞罗那孔子文化学校供图 “我家祖祖辈辈做钻石生意。我选择了学习中文。小时候我跟着中国电视剧学写汉字,后来一直努力自学中文,但却说不标准。那时候,我很期待在孟买能找到一所正规的中文学校,也希望自己学好中文后,做一名中文教师。” 2019年11月8日,孔子学院总部举办的“开放日”活动上,来自印度的唐汉明娓娓道来自己和中文的故事。 “2010年刚到中国时,我看不懂菜单,每次点完菜,自己也不知点了什么,像等待一份未知的礼物……我到中国的目标就是要学好汉语,更好地了解和感悟中国,也让父母为我而骄傲。”2019年末的国际中文教育大会上,来自马达加斯加的吴妮讲述着自己在中国留学期间学习中文的经历。 “我出生在美国,父母来自中国。学习古诗词不仅让我的中文水平得以提升,还让我获得了历史、地理、绘画、音乐等方面的知识。对我来讲,古诗词就是一幅包罗万象的画卷,带着浓浓的中国味道,是我了解中国、感受中国文化的‘源头活水’。”荣获第二十届世界华人学生作文大赛特等奖的杜劭晨,用笔记录下了自己和中国古诗词的相遇。 唐汉明、吴妮、杜劭晨所在的国家不同,年龄不同,经历不同,但他们有共同的目标——学好中文。在2019年,他们都因中文为自己的人生添上了美丽的一笔。 在这一年,不少身处世界各地的学习者(中文非母语)加入了学习中文的行列。和唐汉明、吴妮、杜劭晨一样,正行走在自己的中文之路上。在此背景下,全球学习中文的人数不断攀升,中文热持续升温。 事实为证。现在很多国家将中文纳入国民教育体系,在大中小学开设汉语课程,支持企业、社会组织参与中文教育。据不完全统计,截至2019年11月,共有69个国家和地区通过颁布法令、政令、教学大纲、课程大纲等形式,将汉语教学纳入国民教育体系。美国学习汉语人数超过280万人;英国5200多所中小学开设汉语课,学生达20万人;法国中小学学汉语人数连年增长率达40%;德国学习汉语人数在5年内增长了10倍;泰国1700多所中小学开设汉语课程,学生超过80万人。韩国、印度尼西亚等国汉语由第三外语上升为第二外语。 语言是沟通交流的桥梁纽带,随着中国的发展和国际影响力的提升,世界了解中国的需求高涨,增强了中文和中华文化的吸引力。借由中文这座桥,越来越多的人走近中国,了解中国,促进了中外人文交流、文明互鉴和民心相通。 学在孔院 中文热的持续升温和以面向全球开展中文教学、传播中华文化为职能的孔子学院的发展紧密相关。从2004年首所孔子学院创办以来,中国已在162个国家(地区)建立了550所孔子学院和1172个中小学孔子课堂,累计为数千万各国学员学习中文、了解中国文化提供服务,成为世界认识中国的一个重要平台。 Kiietti L.Walker-Parker是美国阿拉巴马农工大学的一名教师,她坦言,正是孔子学院的到来开阔了她的眼界,也让她对中国着了迷。如今,她已在阿拉巴马农工大学孔子学院学了近两年中文。“语言是文化的载体,学习中文让我对中国文化有了更多了解。”Kiietti L.Walker-Parker说。 和Kiietti L.Walker-Parker一样,18岁的亚斯敏·斯凯尔顿(Yasmin Skelton)也在当地的孔子学院学习中文。作为英国谢菲尔德大学孔子学院的一名学生,她的中文成绩让老师们赞叹不已——不仅成功通过了汉语水平考试(HSK)3级,还在A-Level的汉语课程考试中取得了A+ 的优异成绩。目前,亚斯敏·斯凯尔顿正在编校自己创作的中文教材《大卫学中文》。“我希望这本书可以出版,让更多的英国学生爱上汉语。”亚斯敏·斯凯尔顿将教材中的话题对象设定为汉语初学者,“比如第一课的内容是如何用中文‘打招呼’……同时,‘自我介绍’‘数字’‘颜色’‘日期和时间’等话题也是初学者必须掌握的。我觉得我的教材很适合英国本地学中文的中小学学生。” 正如来自美国、年过60岁,称自己是孔子学院“老学生”的丹尼斯所言:“孔子学院将中国与世界人民紧紧连在一起,促进了语言相通、民心相通,这是孔子学院对全人类的贡献。” 学在中文学校 对海外汉语学习者、特别是海外华裔子弟来说,海外中文学校是他们学习中文的主要场所。数据显示,目前海外各类中文学校约2万所,在校生达数百万人。 德国汉园杜塞尔多夫中文学校便是2万所之一,它创办于2001年,缘起该校校董王杰的夫人——孙晓帆,为了自己的女儿学中文。当时,他们的女儿3岁,识字量已有两三千,这让周围的朋友很是羡慕。朋友们便对孙晓帆说:“孙老师把我们的孩子也教了吧。”在此背景下,孙晓帆成立了小小中文班,第一批招收12名学生。如今,汉园杜塞尔多夫中文学校已成为当地的一张“文化名片”,在校生达850余名,并在2019年开设了新的校区。 和汉园杜塞尔多夫中文学校一样,在海外中文学校中,一批批学生来了又走,他们不仅提升了中文水平,也对中国文化和中国有了更多了解。 来自西班牙的许乐凯是西班牙家庭领养的中国少年,他在《我爱中文学校》一文中如是描述自己所就读的中文学校:“在西班牙马德里的市中心坐落着一座雄伟的建筑物,它是德里圣伊西德罗中学。每周六,我所在的中文学校的学生在这里学习中文,我正是其中一员……学校的教学楼很是高大,我们在这里学习,充实而又开心。” 在2019年,有更多如许乐凯一样的学习者走进海外中文学校,其中不仅有华裔子弟,也有当地其他族裔青少年。相关专家表示,中国发展为新时代的海外中文教育带来了最好的历史发展机遇。 2019年是特别的一年,这一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,也是我们学校创办15周年。15年前,我们创办孔子文化学校之初只有3个班级、3个老师、30多名学生,如今我们学校已经拥有105个班级、109名老师、3200余名学生。这一年,我们有了自己的校歌、校旗和校训。在这辞旧迎新之际,我们坚信,海外中文教育将会更加美好。 ——西班牙巴塞罗那孔子文化学校校董麻卓民 岁末年终,感谢家长们对荷兰丹华文化教育中心的支持,感谢老师们的努力和坚持,为了中文教育的未来,我们将不断求索,不断前行! ——荷兰丹华文化教育中心校长李佩燕 年末之际,心中感慨万分。在西班牙从事26年中文教学的过程中,2019年应该是收获最大的一年。中国的发展是我们的强大后盾,中文学校像一块磁铁,让华裔子弟、当地民众和中文相遇。这一年,我们学校华裔学生增加了3个一年级新生班,西班牙学生也达到325名,比去年增加了近百名。这些好消息让我们有了继续前行的动力! ——西班牙马德里爱华中文学校校长黄小捷 学在中国 “如果全世界我也可以放弃,至少还有你值得我去珍惜……”2019年初夏的夜晚,浙江师范大学北山坡上,一场“草野音乐会”正在进行。这场音乐会由浙江师范大学留学生乐队——“歌于途”举办,乐队成员为来自莫桑比克、哈萨克斯坦、尼日利亚等国的留学生。乐队名“歌于途”寓意着成员们在学习汉语的旅途中一路相伴、一路欢歌。 在来华留学生中,不少学生是专为学习中文而来 。教育部于2019年4月发布的数据显示,2018年共有来自196个国家和地区的492185 名各类外国留学人员在全国31个省(区、市)的1004所高等院校学习,比2017年增加了3013人,增长比例为0.62%,中国已成亚洲最大留学目的国。相关数据显示,2020年,来华留学生的人数预计达到50万。 1995年出生于俄罗斯的唐曦兰已在中国8年,从浙江理工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本科毕业后,便在该校继续攻读硕士学位。“刚来中国时我不会和其他人交流,用汉语正常沟通很难,但如今已经适应了。”如今的她还会用中文写诗,将“我闯进美丽的花溪谷间,抚摸着寂静绵长的流水”写进了她最新的诗作中。 “我喜欢中国诗歌,它们具有独特的气质,饱含时代风情。它们和美丽的景致一样,让我深受触动。” 唐曦兰说,“我学中文的时间不算太长,但中文和中国文化已经成为我生活中密不可分的一部分。” 对来华留学生来说,在中国学习中文的故事虽然和唐曦兰不尽相同,但对中文的喜爱以及想透过中文了解中国的想法却大都类似,他们更希望通过学习中文搭建自己祖国和中国间的交流之桥。(记者 赵晓霞) 《 人民日报海外版 》( 2019年12月27日 第 11 版) 责编:李昊、李萌